預設醫療指示及預設臨終照顧計劃

旅程中的抉擇
 
人生旅程中,少不免面對身體衰退甚至病危。在面對病患,我們依賴醫護人員為我們作出治療。在面對病危,無論生存機會有多少,醫護人員也會盡力搶救。然而,假若你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,盡力搶救是否你心中的選擇呢?除了搶救,生命是否已經再無選擇呢?

其實,在照顧及治理末期病患者的時候,醫療目標並非維持身體的基本運作。很多病人認為最後一段旅程中的生活質素,比以高科技維持的生命更為重要。在臨床的經驗中,有些末期病患的朋友表達不希望在死亡過程中被救活過來;相反地,他們希望一切順其自然,讓生命自然及有尊嚴地結束。

所以,在走到生命的最後一程時,人仍可為自己作出選擇。

按此跳到錄像分享片段

 

預設醫療指示及預設臨終照顧計劃

『預設醫療指示』 (Advance Directive),又稱「生前預囑」 (living will),是一項有關健康護理的選擇,通常以書面作出陳述,目的是讓自己在精神上有能力作出決定時,指明自己一旦無能力作決定的時候,所希望接受的健康護理形式 (法律改革委員會,2006),例如在面臨生命即將結束時不施行心肺復甦,讓病者自然死去。關於健康護理的『預設醫療指示』,也可解釋為一種關於健康護理的「有先見之明的決定」(anticipatory decision),目的是令到病人即使日後失去作決定的行為能力,其事先作出的決定仍可發揮效力。

於2006年8月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(下稱法改會),就有關「醫療上的代作決定及預設醫療指示」作諮詢及提交報告書,主要建議起初應以非立法方式推廣預設醫療指示這個概念,並在社會大眾較為廣泛熟悉預設醫療指示的概念後,在適當時候檢討有關情況和考慮到時是否適宜立法。另外,法改會亦發表並建議使用預設醫療指示表格範本(可於本頁底部下載)。

預設醫療指示的使用仍未廣為人所認識,亦由於尚未立法,普羅大眾可能對其法律效力仍有所存疑。因此,我們在此希望推廣更廣義的概念 – 『預設臨終照顧計劃』(Advance Care Planning)。『預設臨終照顧計劃』是病人與家人及醫護人員之間的溝通過程,讓病人為自己未來的醫療照顧預先作出決定及表達意願,以確保當病人無法作出任何醫療上的決定時,其預先訂定的意願亦能被尊重。這是一個共同協議的醫療選擇和決定,透過討論及了解,預先釐定在臨終時的治療意向及其他有關臨終照顧的選擇,並任命「照顧代理人」,在病人喪失自決能力時,「照顧代理人」可以代為表達他的意願,並確保意願得到實行。這個做法不但可以加強病人、家人和醫護人員的互信和了解,另一方面,亦免卻家人面對決定病者生死時的困難和壓力,及減少作出決定後才感矛盾和內疚的機會,對病者來說,更是體現對他們的生命和意願的尊重。


 
以下片段為Eric與Portia的分享
 

Eric,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助理教授。太太Portia於零七年初因癌病過身。在證實Portia患有癌症初期,兩夫婦不知如何面對。在病情到了末期,Eric與太太坦誠討論預設醫療指示。


 
以下片段為謝文華醫生的解說
 
謝文華醫生,明愛醫院內科及老人科部門主管,舒緩治療專科醫生對『預設醫療指示』之解說。


 
以下片段為Lillian及其親友的分享
 
Lillian,曾從事商界的副總裁,三年前發現患上癌症,當時癌細胞己經擴散。疾病更令到Lillian重新思考生命的意義,並意識到自己要開始籌劃怎樣走過人生的終點,如預囑醫護人員不要做無謂的搶救。


 
 

「你是重要的,因為你是你。
  即使活到最後一刻,你仍然是那麼重要!
  我們會盡一切努力,幫助你安然逝去;
  但也會盡一切努力,讓你活到最後一刻!」

現代善終服務創辦人 – 英國的桑德絲醫生(Dame Cicely Saunders)
 



當面對生命走到盡頭,你期望得到的健康護理會是怎樣呢?

   
 

記載抉擇
 
下載器官捐贈證  
下載預設醫療指示表格範本  


參考資料
 
法律改革委員會 (2006).《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報告:書醫療上的代作決定及預設醫療指示》香港: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